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研究生的性福生活



王浩醒來的時候,一縷金色的陽光正好透過窗簾的縫隙,照射在床邊的牆上,使得昏暗的小屋里,散發著金色的光他看著空氣里數不清的塵埃在那一縷光線中做著無規運動,腦子里回憶著這兩年來的發生種種故事。



兩年前,王浩順利通過研究生考試,進入全國著名的WH大學,跟隨在納米材料領域全國知名的程文教授做研究。自幼家貧的王浩,學習勤奮,連續兩年都拿到了一等獎學金,同時,他也獲得了程文教授的格外青睐,研二剛開始就讓他加入了梯度複合納米材料課題組,這是這個領域里最前沿的研究,如果取得突破,將是國際領先水平。王浩果然不負師恩,通過一系列實驗,得到了非常漂亮的一組數據,讓課題組所有人都對他刮目相看。課題研究終於在前不久取得了重大進展,昨天天是國家科技部前來驗收的日子,忙了一整天,王浩吃過晚飯就回了自己的小窩,一覺睡到現在。



想到這里,王浩開心的笑了起來,程文教授已經答應讓他寫一篇論文,憑他的那組數據,文章肯定能夠被SCI收錄。這是這一年來起早貪黑的最大回報。沒有談戀愛,沒有看電影,沒有去玩網遊,什麽娛樂都沒有。一天二十四個小時,起碼有一半都是待在了實驗室,可是王浩在這一刻格外的滿足。



王浩拿起床邊的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下午五點了,離程文教授定好的慶功宴只有一個小時了。突然想起一件重要事情,趕緊起床,隨便梳洗了下,穿上衣服,出門朝實驗室跑去。



王浩租住的小屋就在學校家屬區,是那種面臨淘汰的老房子,雖然只是一個單間,也比較簡陋,但是距離實驗室大概十分鍾的路程,價格也很便宜,比住在學校宿舍還要劃算一些。



實驗樓里很安靜,這個時候正好是飯點,估計別的學生都趕著去食堂了。課題組實驗室的外間大門緊閉著,不過輕輕一推就開了,里面空無一人,王浩匆匆進去推開自己那間小屋的門。卻發現自己電腦前面坐著一個女孩子——齊耳的短發,白皙的皮膚,圓圓的臉蛋此刻正紅的象個秋天大蘋果。突然看見王浩,女孩慌張的用鼠標在電腦上點著什麽,臉蛋更加漲紅了,甚至耳朵都已經紅透了。王浩心道,壞菜了。有點尴尬,又有點不知所措,靈機一動,憋出了一句話,「黃英,到時間了,趕緊去酒樓吧」。這個叫黃英的女孩趕緊嗯了一聲,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王浩趕緊坐到電腦前面,打開最近浏覽的文檔,發現自己昨天下載的小電影赫然在目。王浩苦笑一聲,真是大意失荊州啊,自己這次算是丟人丟到家了,一貫的良好形象毀於一旦啊。黃英是大四的本科生,最近這個學期跟著程文教授做畢業論文,程教授太忙了,於是安排她就跟著王浩做實驗,也可以給王浩打打下手。這個女孩子生性腼腆,話不多,不過卻是很聽話,叫她做什麽就做什麽,可惜就是動手能力一般,本科生都有這個毛病,不過王浩管不了那麽多,有個聽話的幫手,還是感覺很不錯的。昨天驗收組走了后,放松下來的王浩在教育網上BT了一堆小電影,看完之后忘記刪除了,而且就丟在桌面,今天突然想起黃英也有他的電腦的密碼,於是趕緊朝實驗室趕了過來,誰知道還是晚來一步啊。



無奈之下,王浩刪除了小電影和文檔記錄,也趕緊朝酒樓趕去。



匆匆忙忙趕到酒樓,王浩剛剛出現在包間門口,面朝房門的劉師姐就笑盈盈著朝他招手,嘴里還喊著,「王浩,你可來晚了,快來這里坐。」王浩匆匆一瞥,不禁有點尴尬,大家已經就坐了,滿滿當當的三大桌,除了程教授的夫人,全是課題組的老師和學生,劉師姐那桌幾乎全部是女生,不過只有了劉師姐身邊那個位置空著,而另一邊竟然是黃英,想起剛才那一幕,王浩有點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還楞在那干嘛,想當服務員啊,快過來。」劉師姐是出了名的快嘴。王浩笑了笑,在師姐身邊坐了下來。



「師姐,這桌可全是女生,等會可沒人陪我喝酒啊。」王浩從高中起就發現自己酒量好,不過不貪杯中物,這會只是想跟劉師姐開開玩笑。



「切,小樣,你有多大酒量,一會就全拿出來,別小看人,你還是小心自己等會趴桌子底下去咯,是不是啊姐妹們,哈哈……」劉師姐發話了,一桌子女生情緒頓時高漲起來,紛紛指責王浩小瞧人,一會一定要把他灌到桌子底下去。黃英坐在他旁邊,笑著看著卻不說話,粉嫩的臉上還殘留著絲絲紅暈。王浩突然想著,不知道女生看了小電影是啥感覺,要不要和她交流一下了。想到這里,不由得嘿嘿笑了起來,心里罵著自己,真他媽的龌龊。



王浩身高178cm,身材勻稱,相貌堂堂,加上平日里做事勤快,嘴巴也甜,實驗室里的一幫莺莺燕燕對他可都是格外的高看一眼。這回抓到機會,紛紛表決心,今天一定要讓王浩同志喝好加喝倒。看著這些小娘們義憤填膺的模樣,王浩心里不由得美滋滋的,看吧,還是咱過的爽,一桌子女人爭著搶著陪咱喝酒,一個字,爽,兩個字,很爽,三個字,超級爽啊。



女人天生半斤酒,王浩今天算是徹底領教了這句話的真谛。由於課題的成功,程教授格外高興,在酒桌上表了態,大家今天一定要把酒喝好。一幫人紛紛響應程教授的號召,尤其是這一桌的小娘們。三大桌人,輪番轟炸,酒到半酣,王浩已經開始暈乎了,啤的起碼干了四個,紅的也有一個半了,其中一半以上都是面前這些娘們給灌的,幸好他還算小有酒量,還沒出糗。不過這幫子小娘們也好過不到哪去,那兩桌子狼眼瞅著這群莺莺燕燕端著酒杯在這里吆五喝六,一個個眼睛冒著綠光,紛紛拖著酒瓶跑了過來,嘴里還喊著,同志們,不要讓王浩同學孤軍作戰啊,我們要聲援他。



一場混戰下來,女生偃旗息鼓了,紛紛東倒西歪的,連黃英也沒被這群畜生放過,那小臉紅可比剛才在實驗室里更紅了。王浩心里好笑,手上端起一杯啤酒,轉過身子,湊近黃英,笑著說到,「師妹,這半年你也辛苦了,也幫了我不少來忙,來,我敬你一杯酒。」黃英趕緊拿起杯子,「我哪幫忙啊,盡幫倒忙了,謝謝師兄了,這算我敬你的。」說話就喝了滿滿一杯啤酒。王浩有個毛病,喝多了有點管不住自己的嘴,這會那張賤嘴又出問題了,「師妹,你剛才在實驗室做什麽來著,今天應該沒啥事的吧。」說完還笑吟吟的盯著黃英的小臉猛看。黃英聽到一向一本正經的師兄問起這個事,真是越怕啥就來啥,頭一下低了下來,心里暗暗懊悔,今天好不容易能休息一天,干嘛還發神經去實驗室做衛生,做完衛生還想去上網,真是該死的……腦袋里嗡嗡作響,耳朵里幾乎聽不到別的聲音,臉上都紅的能滴出血了。可惜那張可惡的賤嘴還在繼續說話,「其實我很少看那種片子的,你不要以爲我是那種人啊,我還是很純潔的。」



「噗——」黃英突然笑了起來,「那種片子哪個男生不看啊,你少來騙我了,只是這次剛好被我發現了,那你剛才急匆匆去實驗室干嘛啊。」黃英?起頭盯著王浩。



「呃,哦,啊,我,我就是去看看,沒啥事。」王浩反而有點不好意思了。



這時候劉師姐突然探頭過來,嚷嚷道,什麽不好意思了,浩子,告訴姐,是不是不好意思跟小英表白啊。劉師姐喝的有點多了,整個身體都有點發軟,靠在王浩胸前,手撐著王浩的大腿。不小心手一滑,一只手直接就按在王浩的小弟弟上面,王浩一哆嗦,小弟弟受不了這壓迫,瞬間就起立反抗了,師姐可能有點硌手,順手把他的小弟弟撥拉到一邊去了。王浩趕緊朝四周瞅,只見大家夥該喝的還在喝,沒喝的也差不多眼神迷離了,沒誰瞅他這,趕緊扶著師姐坐好。劉師姐卻嘿嘿一笑,歪著頭到王浩耳邊小聲說,「浩子,你小子也不學好,不老實。」王浩大窘,辯解說,我哪里不老實了,師姐你就會編排人。劉師姐嘿嘿一笑,「那你小子這里是咋回事」,一邊說,一邊一把抓住王浩的小弟弟,看著王浩的眼神媚得桃花開翻了天。



王浩欺負欺負黃英這樣的老實型的還有點膽量,面對劉師姐這麽潑辣的女生,可是有點心驚膽戰了,連忙小聲求饒,「師姐,是我錯了,我不該這樣的,你饒了我吧。」劉師姐也不說話,斜靠在他的肩膀上,閉上了眼睛,臉上帶著笑,手上卻是放開了。



王浩大喘一口氣,連忙朝四周瞅瞅,突然發現黃英正一臉驚愕的看著自己的裆部,還有師姐的手……



王浩朝著她一臉苦笑,黃英突然轉過身去,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麽,臉色卻漸漸白皙了起來。



酒過三巡,老師們撤退了,一幫學生又吵吵著去K歌,反正程教授說了可以報銷,不K白不K。於是一夥人又興沖沖的來到金色港灣K歌房,直接要了個最大的包房,可是人實在是太多了,包房里有點擠。



剛剛象條死魚的劉師姐,這會又活了過來,坐在電腦前面咋乎著點歌。王浩不怎麽會唱歌,就和幾個人玩著色字,喝著冰啤酒。黃英也擠在王浩身邊,看著他們玩。沒多久,王浩覺得自己的左手肘碰到一個軟軟的球一樣的東西,很舒服,下意思的多蹭了兩下,突然覺得不對,忙扭頭看時,卻發現自己手肘正緊緊的頂在黃英的胸前,黃英眼睛瞄著電視,臉色通紅。



王浩趕緊收回胳膊,可是長沙發上實在太擠了,只好把色子一丟,說不玩了,就雙手抱著后腦勺,靠倒在沙發上,欣賞起立MTV里性感的三點女郎。剛才酒桌上就他就喝了不少酒,這會玩色子又喝了大半瓶啤的,有實在是有點暈乎了,王浩斜著眼珠子瞅著身邊黃英的背影。還別說,這妮子雖然個子不高,可能才155cm,但是身材還是不錯的,黃英今天上身穿著嫩黃色的吊帶衫,下面是一件齊膝的短裙,側面看過去,胸前山巒起伏,顯示著里面的飽滿和豐潤,王浩估計一只手肯定抓不住一只,她紗裙也滑落到了膝蓋上方,昏暗的燈光下,雪白的大腿尤其顯得白嫩誘人。看著身邊的小美女,聞著她身上傳來的勾人香味,王浩呼吸開始有點紊亂,小弟弟早就硬的發脹了。想起今天下午的那一幕,王浩真想伸手去摸摸黃英的大胸脯,這麽想著,眼神都有點發直。



黃英也覺察到師兄火辣辣的目光,可她不敢回頭,似乎有點害怕面對師兄那灼人的目光,坐在那里緊張的一動不敢動,貼著師兄的半邊身子火燒似地的發燙,。



這時候不知道是誰擠進了長沙發上的人堆里,王浩被擠得朝黃英那邊一倒,王浩怕壓著師妹,雙手刷的一下,就抱住了黃英,巧不巧的是,嘴巴剛好貼在了黃英的臉上。王浩心里竊喜,偷偷伸出舌頭在師妹的臉上舔了一下,然后裝模作樣一邊罵著,一邊坐好了,只是左手仍然放在師妹的小蠻腰上。看看沒人注意自己這邊,王浩的左手緩緩在師妹的腰上動了起來,摸了幾下,看師妹沒有多大反應,漸漸朝著師妹那沈甸甸的乳房移去。



黃英趕緊雙手橫在胸前,緊緊的擋住那只色迷迷的手,緊張的有點不知所措。王浩嘿嘿一笑,眼睛裝著看電視,手指輕輕在師妹腰上撓了一下,趁師妹那一哆嗦,一把就抓住了她左邊的那個碩大的奶子,果然是一手難以掌握啊,王浩緊緊抓住師妹的大奶子,輕輕的揉了起來。黃英大羞,想掰開師兄的色手,卻掰不動,又不敢喊叫,只好雙手合抱在胸前,擋住那只該死的臭手,狠狠的朝那手背上掐了一下。王浩正爽的不知所以,手上突然著痛,趕緊縮回了手,不過看師妹那笑吟吟的樣子,卻是並沒有生氣,王浩心中暗喜,原來師妹也是喜歡這調調的。



剛才縮回來的手飛快的撩開師妹的吊帶衫,沿著滑膩的肚皮,直達峰頂,輕輕的把乳罩推上去,食指和拇指就撚住了師妹的那個小櫻桃,手掌緊緊的握住那一大團滑膩肥大的奶子,死命的揉了起來。沒揉一會,黃英就軟軟的倒在王浩懷里,右手撐在王浩腿上,嘴里小聲的哼哼著,幸好在K歌,沒有人注意這邊,而且他們坐著沙發的邊上,黃英左邊卻是光禿禿的牆壁了。



王浩瞅了瞅其他人,發現沒人注意他這邊,一邊盤起右腿,裝作翹著二郎腿的樣子,一邊拿起師妹的小手,悄悄放在自己早已硬的像鐵棒子的雞巴上面。黃英吃了一驚,想縮回手去,王浩死死的按住,湊到她耳朵邊上小聲說,「師妹,我給你揉了,你也給我揉一下,你看,我好難受啊。」說完還朝師妹精致的小耳朵里吹了一口氣,揉著大奶子的手上更是加了一把勁,順便抓住奶頭,用力一撚。黃英這時候早就被師兄揉得春心大動了,夾緊的腿根正悄悄的流著蜜湯,聽著師兄的低聲暖語,心神兒早就飛到九天外了,順從的輕輕抓住師兄的大肉棒子,心兒撲通撲通的亂跳。



偷偷的揉了一會,王浩悄悄解開褲子的拉鏈,直接把老二拿了出來,拿起師妹的小手,扶住自己那硬的發脹的肉棒,上下套個不停。肉棒頂端的馬眼里不斷的沁著淫水,在這個昏暗的角落里散發的淫靡的氣味。王浩一邊瞅著其他的同學,一邊戀戀不舍的從師妹胸前抽出那只淫蕩的左手,輕輕拍了拍師妹的屁股,示意她稍微起身一點,黃英這會早已失去了判斷力,順從的?起了她那肥滿的翹臀,王浩迅速把師妹的短裙從她身后撩了起來,直接按在了她的屁股上,小小的三角褲根本就包不住師妹那飽滿的臀部,王浩沿著師妹的臀沿,輕輕的愛撫著,逐漸滑落到了她的大腿根部,黃英大羞,趕緊死命的坐下來,想壓住師兄那萬惡的左手,可是王浩邪惡笑了笑,手指輕挑,已經輕輕按在了師妹的花蕊上。



果然已經是春潮泛濫,入手全是滑膩膩的淫水,王浩的手指沿著那一道誘人的肉縫緩緩的滑動,一邊在師妹耳邊低聲言道,「師妹,你這里可是全都濕了哦,是不是剛才在實驗室就已經濕了呢。」黃英閉著眼睛,靠倒在師兄的肩頭,軟的像個面人兒,微微驿動的鼻翼下卻是不停的哼哼,靠著王浩的那邊臉頰更是火燒般的滾燙。王浩輕輕勾起濕透了的三角褲邊,中指微曲,指頭已是順著滑膩的淫水,鑽進了師妹的溫暖的肉洞里,不想師妹的肉洞格外的狹緊,加上手腕已經被師妹的屁股壓的死死的,僅僅進入一小截手指便無法前進了。



可是即便是這樣,當王浩稍微在肉洞里抽插了幾下,黃英突然低聲叫了一聲,便緊緊的夾住了雙腿,渾身顫抖,握著肉棒的右手更是死命的抓緊了。王浩在這淫靡的氣氛里,本來就快到了噴發的邊緣,被師妹僅僅的一握,更是差一點就爆發了,嚇的他慌張的拿起面前的冰啤酒,趕緊喝了一大口,才稍微緩解了那爽到極點的感覺。



黃英靠在師兄的胸前,大口的喘著氣,她此時羞愧欲絕,真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雙腿間私密處那種濕漉漉的感覺,告訴她這一切都是真的。簡單的整理下衣服,她起身就跑出了包間。



王浩慌忙把自己依舊硬如鐵的肉棒塞進褲子,望著師妹婀娜的背影,聞著手指上殘留的淫靡氣息,王浩同學真是覺得自己今天爽過頭了,萬一出啥事情,那可怎麽辦才好。



一陣香風飄過,劉師姐風一樣的擠了過來,一屁股坐在剛才黃英的位置上,笑盈盈的盯著王浩嘿嘿直笑。王浩頭皮有點發麻,



「師姐,你笑的好邪惡啊。」



「嘿嘿,嘿嘿,你剛才對黃英做什麽了?」



「沒做什麽啊,師姐你瞎說什麽啊。誰不知道我啊,我那麽老實,可不會做什麽的哦。」



「那你手上什麽氣味。」



「這是……」



「嘿嘿,沒想到你這小子平時挺老實,原來都是裝的。」



王浩看著擠在胸前的劉師姐,想起剛才酒桌上那一抓,心中一蕩,涎著臉說道,「師姐,你可別亂說啊,我和黃英剛才就在一起討論問題來著,啥都沒做的。」



「切,誰信啊,我可是一直瞅著你們兩個的,油嘴滑舌,沒想到最老實的浩子也學壞了。」



「嘿嘿,那師姐你都看見啥了。」



「我什麽都看見了,你小子不學好,讓黃英給你……」師姐臉一紅,后面的話沒好意思說出口。



「給我咋的了,師姐你別瞎說哦。」



劉師姐使勁的扭了一下王浩的大腿,「你個壞家夥,還想讓我說出來嗎,看我不拍死你。」說完還使勁在王浩的肉棒上方拍了一下,看著王浩痛的彎下了身子,咯咯笑的合不攏嘴。笑了兩三分鍾,看王浩還彎著腰,表情很痛苦的樣子,劉師姐慌了,連忙小聲問他怎麽樣了,疼的厲害嗎。王浩故意裝出難受的樣子,「好了一點了,要不,師姐給我揉一下吧,剛才真的好疼。」



「呸呸呸,你小子禍害完黃英又想來禍害我,想得美。」



王浩嘿嘿一笑,朝四周瞅了瞅,抓住師姐的小手,輕輕放在自己的小弟弟上,湊在師姐耳朵邊上說,「師姐,你把他拍壞了,可要對他負責哦。」



劉師姐瞥了他一眼,輕輕抓了一下他的老二,很快就松開了,不過手倒是沒拿開。



王浩左手順勢摟住了師姐的腰,還想象剛才對師妹那樣,去摸師姐的奶子,沒想到師姐一手抓住了他那邪惡的左手,一邊湊到他耳朵邊上,「壞東西,剛才就這樣對付黃英的吧,你還真色咧。」



「天地良心啊,我只對師姐你才這樣的,你太漂亮了,我早就喜歡師姐了。」



「切,誰信啊,你小子,我今天算認識你了,油嘴滑舌,跟他們一樣,都不是好東西。」



「師姐,就讓我摸一下吧,我早就想摸你了,想的都要瘋了。」王浩快速掙開師姐的小手,一把抓住了師姐的奶子,輕輕揉了兩下,然后又沿著師姐T恤下沿鑽進了她的衣服里面,推開了乳罩,肉貼肉的抓住了師姐的大奶子。嘿嘿,沒想到比黃英的還要大,而且更軟,奶頭更大。王浩撚住師姐的奶頭,一邊實踐著從網上學到的輕攏慢撚抹複挑,一邊引導著師姐的小手鑽進自己的褲裆里,讓師姐溫潤的小手緊緊的握住自己的大肉棒。劉師姐媚眼迷離的瞥了一下王浩,手上自覺的上下套弄了起來。



摸了一會,師姐掙紮著直起了身子,說了句我去下洗手間,就扭腰擺臀的朝外面走去了。



王浩剛才在酒桌上就喝了不少酒,剛才又喝了一瓶,這會也是有點尿急,也趕緊出了包間門直奔廁所而去。



這個練歌房的廁所就是並排著的兩小間,門口有個洗手台,這會兒除了師姐那間的門關著,另外一個正好沒人,王浩匆匆跑進廁所,掏出大鳥,一陣舒爽的排泄后,出門在洗手台邊洗手。才洗完手,師姐就出來了,看見王浩在門口,罵了他一句,「你小子盡做缺德事,快讓開,我要洗手。」



王浩趕緊讓到一邊,一邊找了紙巾擦著手,一邊看著弓著身洗手的師姐。劉師姐身高大概有165cm,今天是T恤配短裙,這麽一躬身,長腿顯得格外的修長,沒有穿絲襪的美腿上盡顯迷人的肉色。王浩朝身后一看,一個人都沒有,連忙從后面一把抱住師姐,三步並做一步,進了廁所的小間,啪的關好門。劉師姐轉身正要說話,豈料嘴巴一下就被王浩堵住了,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雙手在王浩的肩膀上亂拍了一陣,也漸漸圍住了他的脖子。



王浩的舌頭在師姐的嘴里打著轉,追逐著師姐的小香舌,一手推開了師姐的T恤和胸罩,使勁揉著那一對大奶子,一手撩起師姐的短裙,在小屁股上胡亂的摸了兩下,就把小內褲扯了下去,從前面直接伸到芳草萋萋的私密處,用整個溫熱的手掌貼在師姐的騷逼上,中指分開緊閉的肉縫,尋找到小穴的所在,緩慢的堅定的向里面鑽。只輕輕的在小穴里抽插了幾下,師姐開始嗯嗯啊啊的哼了起來,也不解開皮帶,王浩直接拉開褲鏈,掏出硬邦邦的肉棒,一手托著師姐的右腿,一手扶著自己的肉棒,在肉縫上蹭了幾下,然后找準小穴的位置,彎腰一頂,整個肉棒一下就整根進入了溫暖的小穴里面。



喔——兩個人同時發出滿足的呻吟。



王浩單手托著師姐的玉腿,一手使勁的在師姐胸前揉搓著,肉棒不斷的在師姐的小穴里進進出出,不斷的從師姐的騷逼里帶出白色的淫水,順著師姐的美腿,不停地往下流。



可能是憋的太久了點,王浩打樁機似的在師姐的小穴里搗鼓了幾十下后,一股舒爽的感覺逐漸彌漫在他的腰臀部,他趕緊雙手兜住師姐的屁股,讓她背靠著牆壁,把她整個的抱起來,運足了馬力,拼了命的朝師姐的嫩穴里猛插起來,二十來下后,伴隨著一聲悶哼,王浩將自己積攢了兩年的精華,全都射進了師姐的身體里面。



不知道過了多久,逐漸軟下來的肉棒被師姐的緊窄的陰道擠了出來,白色的精液隨著肉棒被擠出來,也慢慢的滴落在廁所潮濕的地面,只到這時,王浩才覺得肩頭一陣疼痛,原來師姐怕自己喊叫出聲,一直緊緊咬著他的肩膀,這時的師姐,臉色潮紅,滿頭香汗。軟軟的靠在王浩胸前,閉著眼不停的喘氣。王浩低頭叼住師姐紅潤的嘴唇,兩個人又是一陣纏綿的舌吻。



過了好一陣子,師姐恢複了體力,兩個人整理好衣服,偷偷摸摸的跑出了廁所,包間也不去了,直接朝學校跑去。本來王浩還想拉著師姐去自己的小屋,可是師姐死活不答應,只能作罷。



直到躺倒在床上,王浩還在回味今天發生的一切,真的有點不敢相信這一切,就像做夢一樣。回來的路上,從師姐的嘴里才知道,原來課題組里的好多女生都有點喜歡自己,而自己這麽久以來一直埋頭做實驗,根本就沒怎麽注意身邊的這些女孩子,想到這里,王浩不禁有點懊悔,真是浪費資源啊,原來自己一直都是呆瓜,不過轉念一想,那以后的日子,性福就離自己不遠了。



這一晚,王浩睡的很好。



一連三天,黃英都沒有去實驗室,這讓王浩有點小郁悶,難道這丫頭真的生自己的氣了。不過這幾天王浩過的很爽,自從那天夜里開了竅之后,王浩和實驗室里的衆多學姐學妹們逐漸打成了一片,開點小葷的玩笑,動點不傷大雅的手腳,王浩心里甜滋滋的,不過最爽的是劉師姐經常往他的那個小實驗間跑,瞅著沒人的時候兩個人就摟抱在一起,雖然沒真個銷魂,但是摸一下師姐豐滿迷人的身體,過過干瘾還是很爽的。



這一天是周五,程教授問起了本科生畢業論文的情況,王浩可不敢說黃英幾天沒來了,只能撒謊說實驗已經快完成了。出了程教授的辦公室,王浩猶豫再三,還是撥通了黃英的電話,告訴她程教授問起她實驗的情況。黃英聽了后急急忙忙的趕到實驗室。王浩趕緊讓她不要擔心,說自己已經跟程教授說了情況,只要抓緊把實驗做完就好了。



黃英聽了之后,有點不好意思。



「師兄,謝謝你了啊。」



「這沒什麽的,不過你幾天沒來了,是生病了還是怎麽了。」



黃英低著頭沒吱聲。王浩走到門口,看外間沒有人,悄悄掩上房門,低聲對黃英說,



「嘿嘿,是不是不好意思見師兄啊。」



黃英大窘,小聲的嘀咕,「誰叫你那麽壞,那麽色的。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王浩從后面環住黃英的腰,輕輕的在她耳朵邊說,「師妹,其實我一直很喜歡你,不過沒敢跟你說,那天的事你不會怪我吧。」



黃英掙紮了一下,沒掙掉,便使勁的掐著王浩的胳膊,王浩緊緊的樓主她的細腰,嘴巴湊在她耳邊說,「師妹,做我女朋友好嗎,我喜歡你。」



黃英羞紅了臉,低聲說,「就算喜歡我,也不能在那里那樣子啊,那麽多人都在。」說完也不掙紮了,低著頭一動不動。



王浩輕輕的吻在她的耳尖,沿著臉頰,慢慢朝紅潤的嘴唇吻去。



良久,唇分。



「師妹,你答應做我的女朋友我真是太高興了,你知道嗎,我一直都很喜歡你,這幾天你沒來,我都不知道多想你。」



「誰信你啊,以前還覺得你挺老實的,誰知到那麽壞。」黃英嬌嗔道。



唔——



又是一番熱吻,黃英軟軟的靠在王浩懷里,幸福的笑著。



「師兄,你真的喜歡我嗎,不要騙我哦。」



「師妹,我真的喜歡你,喜歡你都喜歡到心里頭去了。不信你摸摸,我胸口里面全是你的影子。」



「那你以前做實驗的時候還對人家那麽凶,怎麽看不出來你喜歡我。」



王浩嘿嘿一笑,緊緊抱住師妹滾燙的身子,貼著她的耳邊說道,「我以前還不是想讓你的實驗做的完美一些嗎,這叫愛之深,責之切,再說了,我以前也不敢對你表白啊,萬一你要是拒絕我,我可怎麽辦。」說完,將舌頭伸進了黃英的耳洞里,輕輕的舔弄,時而朝著里面吹一股熱氣。



黃英閉著眼趴在他的肩頭,雙手緊緊的勾住王浩的脖子,開始忘乎所以的哼哼起來。



王浩竊喜,看來耳朵也是師妹的敏感帶,趕緊更加溫柔的舔弄起師妹的耳廓,同時雙手也沒閑著,一手鑽進上衣里面,推開乳罩,抓住飽滿的乳房,一手沿著師妹挺翹的臀線,在師妹的屁股上上下的撫弄,然后輕輕拉起裙邊,不停的在師妹光滑肥美的大屁股上揉搓。與此同時,下面的小弟弟早已經昂首挺立了,堅定不移的頂在師妹的三角地帶上。



黃英上上下下幾處敏感帶被人攻擊,此時此刻已經魂飛天外,爽的不知所以了,只知道趴在王浩肩頭不停的哼哼。王浩悄悄褪下師妹的小內內,雙手一邊一瓣緊緊抓住師妹的肥臀,不停的揉搓,同時低下身子,一口叼住師妹左邊的小櫻桃,時而舌尖在上面打著轉,時而把整個的乳峰吸進嘴里,時而輕輕的咬住粉紅色的小櫻桃,黃英的雙手緊緊的抱著王浩的頭,靠倒在牆上,無意識的抓揉著王浩的頭發,喉嚨里不停的發出壓抑的呻吟。



嗯……哦……恩……



王浩見師妹雙腿開始打顫,連忙把她抱上牆角的長條沙發,撩起師妹的裙擺,褪下小內褲,分開兩條粉嫩的雙腿,只見玉蚌處晶瑩剔透,玉液橫流,濃密的陰毛被師妹的淫水浸濕,雜亂的貼在那兩邊粉紅的肉片上,看的王浩心里一哆嗦,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了一下早已凸顯的陰蒂,黃英不堪刺激,雙腿一陣亂抖,肉縫里一股清泉汩汩而出,帶著一股子淫靡的芳香。王浩緊緊的貼上去,不住的吮吸著師妹的兩片嫩肉,舌頭在肉縫縫里上下滑動,還時而朝肉洞里輕輕的頂弄幾下,可憐黃英師妹還是個黃花閨女,哪經過這個陣仗,一股從來沒有過的快感潮水般的從下體出湧向了全身,接著全身一陣痙攣,雙腿緊緊的夾住了王浩的頭,雙手死命的揪住師兄的頭發,身體已經弓成了蝦狀。



王浩的舌頭更加不住的在師妹的肉洞里往里鑽,趁師妹雙腿軟了下來,趕忙直起身子,流水的褪下自己的褲子,掏出硬的象鐵的肉棒,用碩大的龜頭,貼著師妹的的肉縫上下滑動,同時低下身子,一口叼住師妹翕動的小嘴,逗弄著師妹的香舌。不知不覺,肉棒已經緊緊的抵在了師妹的肉洞上,王浩俯下身子,在她耳邊輕聲說,師妹,我要進去了。可憐的黃英師妹,此時此刻哪還聽的到他的話,見師妹不答話,王浩挺腰一頂,肉棒的那碩大頂端,已經緊緊的嵌進了師妹的肉洞里,真是個滿滿當當不留一點縫隙,黃英下體突遭襲擊,嘴里低呼一聲,連連喊痛,一邊用力推著師兄想要爬起來。王浩已經箭在弦上,一邊再度含住師妹的小嘴,一邊用力一頂,噗——肉棒已經是全根盡沒,全都插進了黃英的肉洞里面。



黃英嘴巴被堵,有苦說不出,雙手狠命的拍打王浩的后背。王浩也不管,只是緊緊的穩住師妹的小嘴,舌頭不停的在師妹嘴里攪動著,追逐著。逐漸的,黃英不在拍打了,雙腿還稍稍的動了動,王浩連忙輕輕抽插起來,碩大的肉棒,帶動肉洞深處粉紅的嫩肉往外翻卷,還帶出了白的淫水紅的處女血。看著師妹眼角流落的淚珠,王浩憐惜的吻著,身下的動作更是格外的溫柔。過了一會,黃英面色變的潮紅,雙腿緊緊貼在他的腰上,王浩見狀,知道時機到了,於是逐漸加大了抽插的力度,沒一會的功夫,黃英又開始無意識的呻吟起來。



由於擔心有人進到實驗室來,王浩伸手緊緊捂住師妹的嘴巴,下面更是加快了速度,只聽見小間實驗室里,不停的回響著黃英的嗚嗚的聲音,還有啪啪的撞擊聲。



一連串的凶猛的撞擊后,王浩已經到了噴發的邊緣,趕緊抽出肉棒,來到師妹頭邊,將肉棒插進師妹的小嘴里,手上不停的撸動,隨著一身悶哼,一股滾燙的精液,竟然全都噴發進了師妹紅潤的小嘴里。



王浩忽然聽到外間有動靜,心中大駭,輕輕扒開掩著的房門,只見一個黃色的背影沖出了實驗室大門,那是——師母嗎?



王浩心中忐忑不安,轉過頭來又小心的安撫了師妹一番,幫她穿好衣服,扶著她回到了宿舍樓下。



「師兄,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你可不許再找別的女孩子。」王浩一邊望著師妹有點艱難的上樓,一邊想著她適才在自己耳邊的話語,心中一片溫馨。老子也是有女朋友的人啦,他此時此刻真想放聲大笑。不過想起剛才那個背影,心中又是一蕩。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